傷感愛情故事:越南新娘 純情淚水獻給昆明哥哥

 
傷感愛情故事:越南新娘 純情淚水獻給昆明哥哥
2017-04-14 11:44:43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2009年春節后,我從長沙坐火車去昆明,坐在我身邊的是位神情憂郁的年輕姑娘,我和她交談起來,得知她叫農桃,越南人,這次去昆明,是參加一個朋友的葬禮。朋友是位中國男子,是她曾默默愛過的人。車窗外,連綿起伏的山嶺一閃而過,農桃的故事徐徐傳入我的耳朵,娓娓動聽,讓人欷歔。

白馬王子已出現

我叫農桃,1984年出生于越南湄公河邊一個貧困鄉村。我有三個姐姐,一個弟弟,父母為減輕負擔,在我14歲時,把我送給了“養媽”。

“養媽”是越南特有的一個行當,工作性質和“媽咪”類似,就是把手下的姑娘進行集中統一培訓、包裝,變得秀外慧中,周身散發出女性嫵媚的魅力。不同的是,“媽咪”手下的姑娘要出賣身體,而我們,只用靜靜地長大,靜靜地等待“養媽”為我們挑一個好男人,然后嫁給他,成為他的妻子。

越南有許多中介機構,專門從境外介紹一些旅游團來越南旅游,團員是清一色的男子。其實,他們來越南的最終目的是相親——與“養媽”手下的女孩見面,挑到中意的人后,只要女方沒意見,雙方就坐下來談婚論嫁,辦一場閃婚。由于多年的戰禍,越南性別比例嚴重失調,男女比例達到2比5,所以才形成了這個特殊的“新娘市場”。

我出道后,“養媽”曾安排我參加過多次相親會,規模最大的一次,是在一個酒店的大堂里,竟然有像我這樣的女孩達300余人,蔚為壯觀。我的一些姐妹都先后在“新娘市場”被挑走了,有的嫁給美國人,有的嫁給臺灣人或香港人,最幸運的是嫁給中國內地男子,他們性格儒雅,長相英俊,生活富裕,誰能釣到這樣的金龜婿,姐妹們都會為她高興。

2006年春,在“養媽”的安排下,我和姐妹們盛裝出發,前往一個酒店,與一個來自中國內地的相親團見面。當我們來到指定地點時,大堂里頓時鴉雀無聲。我相信,只要是男人,看到這個場景,都會怦然心動:十幾個身材苗條修長的姑娘,用頭巾遮住臉,露出深深的美目,身穿腰際開衩、裙身長及腳踝的越南衫,盡顯婀娜身段,在范宗沛款款的音樂聲中,蓮步輕挪,宛如越南版的《花樣年華》……

相親會很成功,姐妹們大都與另一半對上了眼,只剩下我形單影只。也有男子來套過近乎,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我一一婉拒了。臨散場,男人們對一個無動于衷的小伙起哄:“小雷,干脆你把那個美女娶回去吧,你們挺登對的。”小伙臉漲得通紅,撓著頭發窘迫地解釋:“我是來旅游的。”“養媽”也起哄道:“不挑一個新娘,就不許你走……”我瞟了他一眼,他中等身材,短發,干凈陽光,充滿書卷氣,我的臉“騰”地紅了。

幾天后,那個叫“小雷”的家伙把我帶回了他的家鄉云南昆明。他說,你以后就稱我“哥哥”吧。我忐忑地點頭,心中對他莫名有了一種親切感:未來的日子,陌生的他鄉,我的命運將和這位昆明哥哥緊緊捆綁在一起。

讓我意外的是,哥哥卻并沒有娶我的意思,把我安頓下來后,既沒帶我去民政部門登記,也沒有請客辦酒席,而是把我送到了一所語言學校,學習高級中文。他說,你以前在“養媽”手下只學過簡單的中文會話,要想在中國自食其力,你的中文就得更上一層樓。

我不解地問:“哥哥,你不會把我扔到大街上去吧?我擅長做家務,懂得相夫教子,會做一個好老婆的。”他看著我,瞪著眼睛說:“扔到大街上?我才舍不得呢,你別忘了,我可是花了2萬元才把你從‘養媽’那贖出來的,還指望著你以后賺了錢還我呢。”

我差點暈了過去,又驚又嚇,說:“你不會是人販子吧?你到底想怎樣?”

哥哥一本正經地說:“實話告訴你吧,我是有女朋友的。”原來,他趁假期報了個旅游團去越南,沒想到這個旅游團安排有相親的項目,他在大伙的起哄下,一沖動就把我‘娶’回來了。他安慰我說:“中國的工資比越南高,你在這一定能生活得很好。”

見我淚水漣漣,他嚇壞了,結結巴巴地說:“我不是壞人!你若不放心,可去樓下的派出所查一下我的身份。”他又輕聲安慰我:“你年輕又漂亮,一定能在中國找一個好丈夫,我保證!”

闖蕩江湖

憑我的直覺,哥哥不是壞人,而且中國經濟繁榮,人們安居樂業,我的許多同胞想來還沒有機會,我應該感激哥哥才對。還是既來之,則安之吧。重要的是,哥哥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:女人的價值并不僅僅是給人當老婆。

也有擔心——2萬元人民幣如果換算成越南盾,那可得用兩個麻袋來裝,這筆巨款我可能要賣一輩子苦力才掙得到。不過哥哥寬慰我說,這邊工資高,只要聽他的安排好好工作,一年就可以攢夠。

哥哥比我長4歲,出生于昆明市一普通家庭,他本人大學畢業后在昆明某大型百貨公司工作,現在是銷售部經理,月收入3000元。如果是在越南,這也算金領了,可是在昆明,這點錢連1平方米的房子也買不到。我有時會想,當初他冒充大款,“啪”地甩出2萬元來贖我,如果不是酒后的沖動,就是缺了個心眼。

其實,我猜錯了,兩者都不是。

半年后,我的漢語已經拿到了初級證書,哥哥說我可以出去闖江湖了。他四處托關系,打聽到有家做進出口貿易的公司在招翻譯,就帶我去面試。巧的是,該公司正好與越南有著商務往來,見我是越南人,中文也流利,就留下了我。面試出來,哥哥開心極了:“我說吧,憑我的面子,肯定沒問題。”我白他一眼:“我可是靠實力從一百多位應聘者中勝出的。”哥哥狡辯道:“那至少說明我的眼光不錯啊,從一大群準新娘中,一眼就看上了你。”我漲紅了臉,賞了他一通粉拳。

新的生活,新的環境,一切對我都是那么美好而新鮮。上班一個月后,我領到了2000元薪水,我給父母寄了1000元回去,自豪極了。為了感謝哥哥,我請他吃飯。酒酣耳熱之際,我調皮地問他:“哥哥,你說你有女朋友,怎么我從未見過?”哥哥吞吞吐吐地說:“她……回長沙去了。”我追問她叫什么名字,哥哥說,她叫母心,與他是大學同學,半年前就辭去了在昆明的工作,回到她的家鄉長沙當了名中學教師。說起她,哥哥一臉神往,說她長得清麗秀雅,有一頭如云的黑發……

原來他真的有女朋友。晚上,我失落地回到租住屋,感到自己像一只小小的丑小鴨。窗外的月亮和星星沉默地看著我,嘲笑我這個越南新娘不遠萬里來到中國,卻只能給人家當妹妹。

2007年春節前夕,哥哥辭去工作,獨自去長沙,追尋他的心中的仙女去了。不久,傳來了他們結婚的消息。在網上,哥哥抑制不住對妻子的滿腔摯愛,他告訴我,雖然他遠離故鄉,在那邊生活不是很習慣,新找的工作收入很低,但他很幸福,他自信會有那么一天,能帶給妻子舒適富足的生活。

時間過得真快。2007轉眼就快過完了,這時,卻傳來了哥哥離婚的消息。不久,一臉憔悴的哥哥回到了昆明,我見到了垂頭喪氣的他。他說,她變心了,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水晶般透明的圣女了。母心認識了一個富裕的美國佬,不僅有錢,而且長相英俊頗有情調,他答應帶母心去美國定居,給她一份真正悠閑舒適的生活,不用她再為生活奔波勞碌。

哥哥抱著頭,痛苦地向我訴說著:“我好傻,當時心里也不知怎么想的,竟然還跑到機場去送她,眼看著她挽著那個洋鬼子的胳膊上了飛機……”我嘆口氣,勸道:“三條腿的喻蟆難找,兩條腿的女人還不好找嗎?要不要我帶你去一趟越南,找一滿屋子傾國傾城的美女供你挑選?咱要選兩個,一個給你做老婆,一個給你當仆人!”哥哥哈哈大笑,猛喝了一口酒,說:“聽小妹的,咱就這么辦!”

我恨恨地想,你真是個豬頭,怎么就沒看到眼前的人呢?她的美麗,她的青春,正是一首寫滿詩情畫意的歌,只想唱給你一個人聽。可是,他只是拍拍我的頭,完全是一副兄長的架勢。

所屬專題:

更多精彩,請點擊:傷感愛情故事 新娘
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欧洲杯足彩